收藏本站
我的資料
   
查看手機網站
其他賬號登錄: 注冊 登錄
      學校文化設計新書專題
中教設計聯盟官網 (網站由北京敬文教育研究院建設并維護

新時代幼兒園文化建設導論

 二維碼
發表時間:2023-09-11 21:51

    要:

幼兒園文化建設是指在特定專業保育和教育時空中構建“人文化成”生態系統的過程,是幼兒園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新的時期,各幼兒園應積極營建幼兒園專業保育與教育文化空間,大力促進幼兒傳承優秀傳統文化,重視規范幼兒社會性發展,初步培育幼兒崇高精神追求,致力構建高質量、有特色“人文化成”系統。應優先建設幼兒園總體文化系統,探索建設幼兒園群體亞文化系統,重點建設幼兒園特色文化系統,合力塑造有較強文化領導力與影響力的園本保育和教育品牌。


作者簡介:熊偉,男,陜西商南人,陜西學前師范學院學報編輯部研究館員,主要研究方向:學前教育學科發展戰略情報,幼兒園文化建設,幼兒園課程建設。;

基金:陜西學前師范學院高校-學園課研協作戰略合作項目(陜師院研[2021]25號);

Introduction to Kindergarten Culture Construction in the New Era

XIONG Wei

Editorial Department of Journal of Shaanxi XUEQIAN Normal University

Abstract:

The construction of kindergarten culture is a process of building a ecosystem with“human beings creating and inheriting culture and cultivating qualified members of society with it”in the time and space of care and education in a specific specialty, and it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kindergarten cause. kindergartens in the new era should actively build the kindergarten professional conservation and education cultural space, vigorously promote children to inherit excellent traditional culture, pay attention to standardizing children's social development, initially cultivate children's noble spiritual pursuit, and be committed to building high-quality and distinctive system with“human beings creating and inheriting culture and cultivating qualified members of society with it”. Kindergartens should give priority to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overall cultural system of kindergartens, explore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sub-cultural system of kindergartens, focus on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distinctive cultural system of kindergartens, and forge kindergarten-based care and education brand with stronger leadership and influence.

Keyword:

human beings creating and inheriting culture and cultivating qualified members of society with it; kindergarten culture; professional care and education culture; correct education implementation for children; talents cultivation and reserve for the country;

一、問題提出

所有幼兒園的建立、建設和發展,必然嵌入且持續受到特定國家地理、經濟、社會、政治以及文化環境的深遠影響。同時,它需要接力創造性繼承自身專業保育與教育文化傳統,以循序達成其合格規范、特色培育和品牌塑造等階段戰略目標。在貫徹國家方針政策并遵循科學規律對幼兒實施保育和教育活動中,它也需要合理解決育人文化價值選擇、民族文化傳統繼承、保教文化資源開發與利用、文化育人活動設計與實施以及文化保教質量評價等重要問題。因此,加強專業保育與教育文化系統建設應是幼兒園事業的基本任務之一。

中國近現代史是指自1840年以來的180多年的中國歷史,大致經歷了六次文化轉型:從鴉片戰爭之前的文化自滿,到鴉片戰爭之后的文化自卑、民國時期的文化自省,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的文化自立、改革開放之后的文化自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時期的文化自信[1]。從學前教育思想史角度看,“重視幼兒教育是中國教育的傳統,但近代意義上的社會學前教育觀念和理論則源于西方”[2]68,并未接續中國古代兒童教育思想的發展脈絡,由此在學前教育政策上先后經歷了殖民化、去殖民化和后殖民化的歷史演變[3]。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學前教育政策先后經歷了探索、初創、形成、轉型、法治化五個階段[4],循序推進了中國幼兒園事業本土化、民主化、科學化、普惠化的歷史進程。鑒于“文化是民族的血脈,是人民的精神家園。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層、更持久的力量”,《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幼兒園教師專業標準》《幼兒園園長專業標準》《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21-2030年)》等相繼出臺,均對加強幼兒園文化育人工作提出了明確要求。

經中國知網與知名圖書網站等途徑文獻檢索可知,中國幼兒園文化建設研究總體尚處在初始探索階段。從時間上看,相關主題論著發表或出版時間主要集中在2010年之后。從數量上看,涉及概述幼兒園文化價值意義或建設思路策略、傳統或民俗文化特色課程建設以及園本課程資源開發的研究論文僅有200余篇,涉及幼兒園文化風格國際比較[5]、文化環境創設、兒童文化、園長文化以及文化建設指導策略的學術著作僅有10余部。從質量上看,目前相關研究成果的創新性、系統性和影響力還有所不足。為了深入貫徹黨和國家新時期教育方針,更好完成幼兒園階段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扎實做好幼兒園文化育人工作以及園本課程建設,合力推動幼兒園事業高質量發展,迫切需要學界和業界全面開拓創新幼兒園文化建設研究。

二、幼兒園文化建設相關概念界定

(一)文化概念界定

文化是由人類社會創造并經常運用的高維統合概念之一,但是迄今為止尚無公認的準確定義。經參考中西方學術界的研究成果,充分考慮到文化現象客觀生成且反身影響于人類族群,暫以“人文化成”現象作為文化概念的最大外延,即人類族群對于所在生活世界的認識、改造、標識和記憶等價值選擇與互動表現。

從深入觀察和發現人類族群生活世界運行機理出發,暫以“人化成文-人信成化-以文化人-文化成人”作為文化概念的基本內涵。其中,強調事物功能效應對個體或族群生存和發展積極影響的價值選擇,是文化與知識特別是科學知識的根本區別所在。所謂“人化成文”是指一切文化均由人類族群創造生成。從起源看,文化即“人化”,是人的自覺能動性本質力量(主要包括人的認知、情感、意志、信仰和實踐)的對象化表征。從結果看,文化即“人產”,是人類物質和精神活動的歷史性產物。所謂“人信成化”是指一切文化發展必須經由人類族群世代認同繼承。從內容構成看,文化即“人信”,是人類族群對所在生活世界的能動相符認知與價值選擇,主要包括人文自立、人文自省、人文自覺和人文自信等發展水平。所謂“以文化人”是指充分運用人類族群優秀文化資源來引導、規范、凝聚和激勵其全體成員,積極增進社會理解,建構并維護社會秩序。所謂“文化成人”是指人類族群成員經過長期的文化熏陶與認同積淀,逐步成長為族群的合格成員。

中國近現代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人類文化現象及其對社會發展的影響逐步受到學術界和實踐工作者關注,先后形成了文化發展研究、文化事業管理、文化遺產保護和開發、公共文化傳播與服務、文化產業發展、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民族文化自信和鄉村文化振興等熱點研究領域。

00-01.jpg12-00.jpg

(二)幼兒園文化建設的基本特征

簡言之,所謂幼兒園文化建設是指在特定專業保育和教育時空中構建“人文化成”生態系統的過程,是幼兒園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首先,幼兒園“人化成文”的主體具有多元互動性,除了強調3周歲以上學齡前幼兒參與特定范圍社會文化建構[5]之外,還應特別強調園長、教師(含幼兒園其他工作人員)、家長和其他社會主體的創造生成、互動建構與共同生長,為此,必須針對總體處于“尚未”成熟與被動地位的幼兒主動實施“以文化童”和支持“童化成人”。其次,幼兒園“人信成化”過程具有交互挑戰性,針對3周歲以上學齡前幼兒少知、少能和少權的客觀實際,迫切園長、教師、家長和其他社會主體在必要專業分工支持的基礎上,遵循兒童本位和保教結合等原則協同實施積極促進。再次,幼兒園“以文化人”路徑具有結構整合性,尤其是在“以文化童”方面,應強調以自然為前提、以生活為基礎、以游戲為中心、以體驗為形式,切實統籌設計與實施綜合性活動課程。最后,幼兒園“文化成人”目標具有開放發展性,尤其是在“童化成人”方面,應切實遵循其生命成長自然節律與學習基本方式,堅定兒童“可塑性”信念,堅決摒棄超前化和超重化確定某些智力性發展目標的做法,優先考慮端正其態度原點、健全其人格原型和培育其思維原典等方面基礎素養的形成。

三、新時代幼兒園文化建設的總體思路

為了持續解決“人生在世”所面臨的群體與環境、過去與現在、個體與社會、心性與天道、現實與理想等多種基本矛盾關系,所有人類族群都必須時代接續地深入認識與自覺改造所在生活世界。在新的歷史時期,各幼兒園應堅持正確的教育領域意識形態工作方向,深入貫徹落實新時期黨和國家教育方針,以立德樹人為根本任務,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堅持從時代方位、發展階段和基礎條件等實際出發,積極營建專業保育與教育文化空間,大力促進幼兒傳承優秀傳統文化,重視規范幼兒社會性發展,初步培育幼兒崇高精神追求,致力構建高質量、有特色“人文化成”系統。

根據文化建設與發展的基本規律,各幼兒園應堅持“求真務實”原則,首先建立健全其由物質文化、制度文化、行為文化和精神文化等四個基本發展層次協同構成的幼兒園總體文化系統;其次,應堅持“以人為本”原則,探索建設其由園長文化、教師文化、兒童文化、家長文化等四個基本文化群體協同構成的幼兒園群體亞文化系統;再次,應堅持“重點突破”原則,創新建設其由環境文化、組織文化、課程文化和質量文化等四類園本創生風格協同構成的幼兒園特色文化系統;最后,應堅持“整體推進”原則,合力塑造其有較強文化領導力與影響力的園本保育與教育品牌,以更好示范引領、凝聚人心和促進發展。

四、新時代幼兒園文化建設的基本路徑

(一)積極營建幼兒園專業保教文化空間

1. 優化幼兒園保教空間營建戰略決策

為了更好履行促進幼兒發展適宜性的工作職責,幼兒園必須優先加強專業保教文化空間建設。首先,需要認真開展區位和區域分析,力爭合理選擇區位并融入促進所在區域整體發展[6]。其中,區位分析的基本功能是幫助幼兒園發現、運用和形成比較空間條件優勢以謀求個性獨立發展,區域分析的基本功能則是幫助幼兒園明確區域地理、經濟和社會等方面特征以謀求合作共同發展。例如,城區幼兒園類型的比較區位條件優勢主要體現在經濟社會要素聚集豐裕度上,鄉村幼兒園類型比較區位條件優勢主要體現在自然生態要素聚集豐裕度上,二者比較區位優勢的形成通常都需要經過本土資源導向階段、慣性優勢導向階段、效率優勢導向階段、規模優勢導向階段和生態優勢導向階段。各幼兒園應在明確區域發展所處階段與所屬類型(如先進穩定型、先進波動型、落后波動型、落后穩定型)的基礎上,深入研究規劃本園轉型發展戰略,酌情參與建立區域園所協作聯盟、區域教研聯盟、教師專業發展共同體、教師與家長聯誼會、城鄉結對幫扶機制、名園+、校-地-園合作機制等開放合作組織或機制。

2. 加強幼兒園保教文化功能空間整體融合

為了全面保障幼兒享有豐富多彩的美好童年生活,幼兒園應精心創造相對完整的文化空間系統以支持兒童作為積極行動者或特定社會關系生產與再生產者來具體實現全面學習與整全發展[7]。從科學保教過程看,應以兒童身心成長時序節律為主線,適度動態拓展連通更大范圍的真實社會空間和真實自然空間來綜合配套相對封閉的已有真實學習空間和虛擬學習空間[8]1-16.。從微觀環境支持看,應以兒童日常生活軌跡為主線,依次配套家庭空間、園所空間、社區空間和自然空間,動態構建張弛適宜的兒童日常生活世界。從宏觀環境支持看,應以支持兒童日常生活中物質、能量和信息循環持續為主線,依次配套自然空間、經濟空間、政治空間、服務空間、社會空間、文化空間和信息空間,動態構建兒童非日常生活世界。從泛在與深度學習支持看,應以兒童日常身體敘事為主線,依次配套物理(家庭-園所-社區、自然)空間、社會(私域和公域)空間、文化(歷史記憶、民俗習慣、時尚流行)空間和精神空間(環境感知、場景體驗、情景想象、心境狀態、意境認識和境界認同)。從未來發展趨勢看,各幼兒園應密切關注早期兒童發展與教育元宇宙平臺建設理論與實踐,并深入思考其對于幼兒園環境、生活、游戲和教育活動創新設計與實施的重要啟示,酌情參與增強虛擬現實、數字孿生、異宇再生、虛擬原生等構建路徑探索,穩步提升幼兒園保教文化功能空間整體融合水平。

3. 構建幼兒園專業形象傳播系統

幼兒園專業形象傳播系統主要包括形象識別系統與保教象征隱喻系統。幼兒園形象識別系統一般由基本要素系統和應用要素系統構成,前者主要包括幼兒園名稱、標志、標準字體或專用字體、標準色彩、圖案、雕塑、造型、吉祥物和保教標語口號等,后者主要包括各類辦公事務用品、內外建筑環境設計、交通工具、服裝服飾、贈送禮品、陳列展示、印刷出版物、新媒體應用等。應堅持從理念識別、行為識別和視覺識別等三個基本維度出發,遵循實態調查、概念確立、設計作業、導入應用等基本步驟,有意識、有計劃地將自身的各種特征向社會公眾主動地展示與傳播,以獲取公眾標準化又差別化印象和認識。幼兒園保教象征隱喻系統建設可以依托本園建筑、設施設備和形象標識,創設一系列的“象征體”或“喻體”,更好支持幼兒獲取完整經驗和增強對未知世界的理解深度[9]。在突出獨特理智觀念表達的“象征體”創設方面,應以“講好與傳播幼兒園故事”為主線,從戶外空間到室內空間統籌部署各類密切關聯的象征造型、雕塑、圖案和物件等。在突出具體情意表達的“喻體”應用方面,可以更多幫助幼兒通過"圖示繪畫"來“獲得隱喻”,同時重視引導幼兒通過“自主繪畫”來“參與隱喻”[10]。此外,還應鼓勵幼兒教師創作心像隱喻圖畫以促進教師專業反思或評價教師專業實踐[11]。

(二)大力促進幼兒傳承優秀傳統文化

1. 支持幼兒深度參與幼兒園儀式活動

所謂儀式通常是指特定時代社會禮儀活動的秩序形式。它以一種社會事件時間敘事的方式,在社會和個人、歷史、現在、未來之間架起可見可感的橋梁,一定程度實現了社會群體及其成員之間的結構、交融、轉換的交替性體驗,以構建和維持某種社會秩序[12]。幼兒園公共儀式行為類型主要包括全園或班級規模性的典禮、慶祝、禮節以及保教儀式。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支持幼兒參與體驗的策略:1)堅持依托幼兒在園一日生活常規計劃組織與滲透實施,持續推進禮節的習慣化和保教的儀式感,重視循環式完善包括過渡結構、符號秩序和互動結構在內的各類具體互動儀式結構系統,逐步強化其集體歸屬感(被組織關懷與尊重)與身份認同(包括童年認同與族群認同);2)強調公共儀式有意思與有意義的融貫平衡,適當特別增強某些游戲或“魔法性”(即神秘性)形式環節,切實滿足幼兒好奇心與參與積極性;3)堅持與時俱進的立場,努力創新發展公共儀式的內涵與形式(“新瓶”裝“老酒”或“新酒”),例如充分應用新媒體技術特別是人工智能技術,積極創設與推廣移動場景背景下的社會交往“媒介儀式”,以構建虛實融合的泛在傳統文化認同空間。

2. 支持幼兒深度參與地方節慶活動

所謂節慶活動是指在特定族群長期生產生活實踐中產生,在特定日期或時間區間,以特定主題活動方式舉辦,具有鮮明地方特色、廣泛社群基礎和較長歷史傳統的大型文化活動。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支持幼兒參與體驗的策略:1)堅持以自然生態時間(四季節氣和一日生活)為主線,貫徹“教師后臺預成推進、幼兒前臺生成體驗”的基本原則[13],有目的、有計劃的具體設計與組織實施多領域整合式特色節慶單元、區域或項目主題教育活動,切實支持幼兒自主參與學習與探索體驗,于地方節慶活動浸潤之中領悟人民群眾的智慧創造,增強熱愛生命、生活、勞動、家鄉、民族和祖國之情;2)重視設定節慶活動氛圍營造和幼兒生活經驗積累,在家長和社區密切配合下,酌情分別采取“走出去”或“請進來”參與體驗的組織實施模式;3)充分發揮幼兒教師在特色節慶主題教育活動組織實施全過程中的“穿針引線”和隨機指導作用,特別是基于師生之間“深度聊天”,支持幼兒構建包含傳統文化經驗習得、關聯、反思、協作、實操和微創新等環節要素構成的深度學習鏈。

3. 支持幼兒深度參與本地民俗體驗

所謂民俗是指特定族群在長期生產實踐和社會生活中逐漸形成并在人際和代際之間較為穩定傳承的民間風尚習俗,基本類型包括物質生活民俗(包括生產、工商業與生活消費類系列民俗)、社會生活民俗(包括社會組織、歲時節令、人生禮儀類系列民俗)、精神生活禮俗(包括地方語言、制度契約、文學藝術、游戲娛樂和信仰觀念類系列民俗)。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支持幼兒參與體驗的策略:1)以培育幼兒本土文化之根為基本價值導向,以培養幼兒文化理解與傳承素養為核心教育目標,加強本土民俗綜合或分類調查研究,基本摸清本土民俗資源家底,按照“一園一類民俗為主”和“一班一品民俗為主”原則,遴選最具代表性的本土民俗精華,積極探索以地方代表性物產為中心載體、涵蓋生產、加工、交換和消費等環節、融貫物質、社會和精神生活民俗的特色產業鏈課程敘事;2)積極借助現代信息技術,大力推進有利于民俗精華元素進課程的環境創設,特別是精心創建支持幼兒自主參與深度沉浸體驗的“微社會場景”;3)堅持以“大社會為活教材”的保教理念,高度重視聯合家庭和社區,共同在鮮活的日常生活世界之中自然舒展地開發與實施園本民俗體驗課程。

(三)重視規范幼兒社會性發展

1. 加強幼兒道德啟蒙

皮亞杰指出,兒童認知發展(事實判斷)是道德發展(價值判斷)的必要條件,經過道德他律階段到道德自律階段是兒童道德發展的基本規律[14]。新時代幼兒園應高度重視和科學實施幼兒道德啟蒙教育,強調在各類保教活動中滲透式培育其德性,初步塑造其德行。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工作策略:1)認真總結我國近現代以來幼兒德育經驗教訓特別是“訓育”主張,堅持創造性貫徹“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新時代公民道德建設實施綱要》總體要求,依托豐富多彩的生活、運動、游戲、學習、區域和手工等基本課程類型載體,精心設計和組織實施集體生活、戶外勞動、規則游戲、故事教學、參觀體驗、體育賽事、節日慶典、平等對話和班級討論等道德教育類整合式主題活動;2)充分尊重幼兒主體地位,以培養幼兒建立和執行規則意識為切入點,以一日生活安排為主線,引導幼兒開展“問題解決導向”道德實踐活動,支持幼兒完成從家庭場所生活及其前道德發展階段向社會場所生活及其道德他律發展階段的過渡適應,并為其初步責任意識和公正感知形成奠定良好基礎;3)牢固樹立幼兒道德自我開發與養成教育的理念,充分依托幼兒園社會領域教育活動,積極創設有利于幼兒、師幼、親子之間社會交往的情境空間和互動機會,特別是正義取向的班級生活氛圍(如座位編排、集體服務、教學提問、特殊排除和非正式評價等),強調幼兒教師發揮榜樣引導、平等協作和隨機指導作用,杜絕其服從管理傾向下繁瑣苛刻規則灌輸和高頻預警,大力支持幼兒探索學習如何理解和處理交往中相關協作或人際沖突,引導幼兒逐步區分客觀事實世界、社會交往世界和主體經驗世界,嘗試克服自我中心局限并進行自我控制,日益傾向選擇建立和執行自利利他、分享互惠、平等互助的社會交往常規。

2. 加強幼兒紀律規訓

幼兒園時期是幼兒初步社會化的關鍵時期,幫助幼兒樹立良好紀律意識,形成良好行為習慣,將為其今后全面發展奠定堅實的社會素養基礎。鑒于幼兒身心發育尚未健全,幼兒園紀律教育活動必須全面考量和精心組織。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工作策略:1)充分考慮幼兒行為自控的困難性與失范行為的反復性,深刻反思目前外部約束性、教育主體被動性、紀律制定自上而下性、紀律教育形式化等突出問題,合理確定“情境體驗認知與問題解決實踐導向下從行為他律、行為模仿向行為自律過渡適應”的幼兒紀律教育核心目標,探索構建主要包括公共秩序維護、失范行為糾正和指令職責履行類強制約束性行為準則的幼兒紀律教育內容框架,積極引導幼兒在生活、運動、游戲、學習等活動中初步感悟紀律遵守與自由實現,特別是違紀事因與懲罰后果的關系[15];2)堅持正面教育方式為主,負面教育方式為輔,重點關注個別“問題幼兒”,主要依托幼兒一日生活常規、各種領域教育情境、紀律主題教育活動,特別是若干“關鍵教育事件”,并密切聯系道德倡導活動來實現潛移默化,特別是應當充分給予幼兒"工作"自由以有效支持其自主紀律體驗與責任感知,以及通過創設肅靜課程氛圍,讓幼兒學會控制自身行為以增強其遵守紀律的持久性[16];3)幼兒教師應結合通俗說理,公開、經常性強調紀律規則的權威性和遵守紀律的本分性,但是應慎用較多教育獎勵以減少對幼兒誘導性的正向守紀行為強化現象,依法杜絕容易造成幼兒心理傷害的極端教育懲戒(如不當體罰)以減少其屈服性的反向守紀行為強化現象,建議以語言類(口頭的告誡、威脅、批評)、及時現場懲戒方式為主,非語言類(怒視、限制活動、計時隔離等)、事后離場懲戒方式為輔,實施合理適度水平的懲戒,此外,密切關注幼兒對于懲戒的回應并及時對其不良情緒狀態進行溝通疏解[17];4)大力推進幼兒紀律教育方面“總體標準一致”的園所社區合作教育,努力杜絕幼兒“雙面膠”式(在園所和家庭社區大相徑庭)紀律意識與行為表現。其中,幼兒教師與家長應及時雙向溝通解決特定幼兒的反復性行為失范現象特別是教育懲戒后不良情緒的預后調節。

3. 加強幼兒禮儀訓導

廣義的“禮儀”是指人們在社會交往中為人們所認同且遵守,以建立和諧關系為目的的各種符合禮的精神及要求的行為準則或規范的總和,是人類社會文明發展和社會成員綜合素養的重要標志之一。簡言之,“禮”包括“禮則”“禮貌”“禮節”等三種基本內涵,“儀”主要包括“儀表”、“儀態”和“儀式”等三種基本內涵。禮儀自古代原始宗教祭祀活動起源以來,大體上有一個從鮮明階級性到文明標志性、從精細繁復到寬松簡化的形態演進過程,而強調一定的“生活儀式感”逐步成為一種當代時尚?!岸Y儀”作為常態化維護社會“人倫秩序”的重要文化傳統及教化載體,是所有時代社會成員在生存和發展過程中必須持續自發習得或自覺學習養成的核心內容之一。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工作策略:1)優先專項加強幼兒教師的幼兒園禮儀理論教育和技能培訓[18],幫助教師準確完整的把握禮儀的基本內涵、具體類型(主要包括思想品德、專業倫理規范、溝通協調禮儀、公務活動禮儀、社會交往禮儀等)和訓導方法,特別是明確幼兒教師專業倫理規范,在幼兒園保教過程中全程、全面、隨機發揮教師的榜樣示范與支持引領作用;2)高度重視國學傳統、民族傳統和地域特色等類型園本禮儀教育課程系統規劃設計,精心組織兒童禮儀社團,師幼共創具有鮮明民族或本土特色、顯性標志和隱性暗示相結合的禮儀教育環境,引幼兒參與體驗并逐步養成相應的禮儀意識、交往常規和行為習慣;3)充分關注幼兒禮儀習得過程中的情緒體驗,盡量減少消極制止現象,更多堅持正面激勵引導,應有機聯系道德、紀律、政治、國際理解等教育活動,特別突出“禮則”內容學習,可以運用戲劇表演契機,強化對幼兒的儀容(面容、發型、肢體)、儀表(服飾、配飾)、儀態(表情、身姿、舉止)的規范呈現訓練以及在劇情沖突之中增進對“禮則”價值的初步認同[19];4)加強園所與家庭社區合作禮儀教育,積極支持幼兒廣范參與到日常社會生活交往活動之中,初步模仿學習和嘗試實操稱呼、握手、介紹、交通等方面的日常交際禮儀,家庭生活、餐飲活動、文體休閑、參觀觀演等方面的生活休閑禮儀,電話接打、新媒體交流等方面的日常通信禮儀。

4. 加強幼兒國際理解教育

隨著世界經貿交流和科技進步,人類社會已經逐步邁入國際化相互依存發展階段。強調針對幼兒大力培育本國公民國際理解素養已經成為國際教育界的共識。所謂國際理解一般是指在全球一體化、國際交往密切和多元文化滲透的大背景下,面向增進人類和平與發展,通過學習了解或交往體驗來認知本國或民族及其他國家或民族文化的多樣性、差異性和共同性,進而確立開放、尊重、平等、包容、共生的國際交往態度和理智,其基本要素包括“相互理解”(包括自我理解和他人理解)“人間理解”(共情理解)“文化理解”(多樣性、共同性理解)和“世界現實的理解”(全球性問題理解)[20]。自改革開放以來,以鄧小平同志提出“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為標志,我國國際理解教育逐步推廣開來。2016年,“國際理解”素養被納入《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總體框架。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工作策略:1)面向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更新國際理解教育理念,適當拓展滲透“可持續教育”“異文化教育”“全球教育”“開發教育”等思想內涵,強調在世界文明互鑒中推進本民族文化的時代傳承;2)合理規劃設計適宜幼兒的國際理解學習領域,主要包括多元文化社會理解領域、全球社會關聯理解領域和全球共同問題理解領域;3)優先加強國際理解教育師資培養,主要采取綜合性項目主題教育課程模式(例如STEAM)有機統整相關學習領域,依托豐富多彩的一日生活中的各類教育載體或平臺,積極支持幼兒自主合作對話-深度探究-多樣表征式體驗學習,循序促進其經驗知識習得、思維能力培養和態度價值涵養;4)堅持“幼兒為本、促進發展”的評價理念,研究確立相對清晰可行的課程評價標準,依托多元評價主體(含教師、同伴、家長和社會代表等),酌情選擇行為觀察、多方評議、學習故事、作品分析、日記跟蹤(例如“世界小公民護照”)、分段調查和回顧歸因等多樣化評價方法,重點實施對幼兒國際理解學習與發展狀態的表現性評價。

(四)初步培育幼兒崇高精神追求

1. 初步培育幼兒崇尚真理精神

認知心理學研究表明,3歲以上學齡前幼兒已經具有樸素的哲學觀念、物理觀念以及初步的心理理論能力。因此,幼兒園初步培育幼兒崇尚真理精神具有可行性。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工作策略:1)針對目前我國幼兒園科學和社會領域教育相對薄弱的實際情況,應著力充實相應學科專業新進青年教師,特別是在教師繼續教育培訓中重點提升其科學與人文素養,并要求幼兒教師在日常保教活動組織實施中專門加強對幼兒的科學思維能力訓練;2)應為幼兒提供更多自主探索時間,考慮分層次、分階段、有計劃、有步驟的引導幼兒親近和感知更多的自然和社會現象,幼兒教師和家長應有意識或隨機啟發幼兒感悟周邊世界中事物運動變化的因果性、周期性和穩定性等特征,初步培養其透過自然和社會現象直觀發現某些客觀事物及其規律的認知習慣;3)重視和順應滿足幼兒對于大量自然和社會現象的“好奇心”和“驚奇感”,善于抓住各類教育契機,與幼兒協商確定一系列探究項目主題,特別是精心組織好科學領域的單元、區域和項目主題課程活動,積極引導幼兒通過大量、反復的直接觀察和實際操作以及系列討論活動,初步培養其“實事求是、求真務實”的科學探究意識和行為習慣。

2. 初步培育幼兒崇尚美德精神

所謂美德通常是一個人所具有的美好高尚的德性品質或道德智慧,主要包括基于先天賦予但尚未發展成熟的自發性質的“自然美德”[21]、基于社會交往和習慣形成的經驗性質的“倫理美德”和基于社會認知與實踐形成的自覺性質的“理智美德”等發展層次。相對于重在外在價值導引的道德規范形成,美德行動更為強調個體自主自律的對優良倫理理念和道德原則進行內化價值構建。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德育工作策略:1)明確幼兒美德教育的基本目標與適宜內容。應優先強調傳承中華民族傳統美德(仁愛孝悌,謙和好禮,誠信知報,精忠報國,克己奉公,修己慎獨,見利思義,勤儉廉政,篤實寬厚,勇毅力行,等),同時強調弘揚現代美德(生態,守法,公正,人道,責任,義務,使命,理解,包容,協商,合作和幸福,等);2)大力加強幼兒教師師德建設并充分體現其美德風范,盡可能減少通過講解、談話、圖像和視頻等手段來設定虛擬道德教育情境及其引發的“旁觀者”困境[22]或由于道德情境不確定形成的“道德恐懼”現象[23],更多通過一日生活以及節慶、紀念、聯誼、感恩、參觀等主題活動手段來創設真實道德教育情境(包括道德違規干預情境),充分運用幼兒之間的認識和行為沖突現象特別是典型事件,并酌情結合適當的獎懲措施,積極引導幼兒針對沖突問題解決中的行為后果、行為規范、責任義務和價值取向等方面進行適當程度的情緒判斷、定向反思和移情運用,支持其自主內化形成相關類型的美德意識;3)參考借鑒基礎教育界陸續提出的生命德育、希望德育、情感德育、生活德育、生態德育等多樣化德育模式的積極成果,重點考慮探索形成以敘事德育模式(通過敘述具有道德意義的故事或生活事件影響和促進幼兒進行道德自我建構[24])為主體,以欣賞型德育模式(建立參謀或伙伴式的師幼關系,推進德育情境的審美化,支持在“欣賞”中完成價值選擇能力和創造力的培養)和示范型德育模式(充分發揮道德榜樣力量,積極引導尚不能洞悉道德規則幼兒見賢思齊)為兩翼,以家庭和社區德育模式為補充的新型幼兒園復合德育模式。

3. 初步培育幼兒高雅審美精神

現代美育強調教育主體以藝術和各類美的形態為具體的媒介手段并依托各類具體審美活動對受教者進行有組織、有目的的定向教育。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美育工作策略:1)針對幼兒群體審美能力和經驗均尚未充分情況,在身體美學[25]新視野下,精心設計和組織生活、自然、社會、科學和藝術等各種審美活動,優先支持和引導幼兒廣泛親近和直接感知藝術和各類美的形態,以幼兒喜聞樂見的方式使其初步體察悲劇、喜劇、崇高、優美、丑、荒誕等基本審美形態;2)積極開發必要美育課程資源,為幼兒的審美活動創設必要審美情境,秉持德、智、體、美、勞育互補融貫的理念,主要依托兒童類戲劇、電影、勞動、手工、構建、游戲、語言、社會、科學和哲學等多樣化的園本課程,鼓勵兒童通過各種可“表達的、交流的和認知的語言”探索他們周圍的環境并表達他們自己,特別重復循環式支持其感知呈現、想象情感構成與理解評價的具體審美經驗形成過程;3)重點依托適宜的藝術課程活動組織開展幼兒高雅價值導向的審美教育,統籌把握空間藝術活動(建筑、雕塑、繪畫)和時間藝術活動(音樂、文學、戲?。┑男睦硗瑯嬓?、綜合平衡性與動態遞進性關系,積極支持和引導幼兒在必要藝術感知和鑒賞基礎上,更多自主創造富有童趣的“藝術作品”,并能積極參與本班教室、幼兒園以及家庭的環境美化營建。

4. 初步培育幼兒崇尚勞動精神

狹義的人類勞動通常由腦力勞動、體力勞動與生理力勞動按照不同的比例關系組合而成。馬克思主義認為,勞動是整個人類生活的第一個基本條件,也是人類價值創造的源泉,自由創造性的誠實勞動可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全社會都應牢固樹立崇尚勞動的價值觀[26]。各幼兒園可以考慮采取以下勞動教育工作策略:1)明確把勞動教育納入幼兒園基本教育目標任務之中,深刻認識并探索建立基于兒童身心體驗統合的勞育與德育、智育、體育、美育的互補促進關系,因地制宜開發和實施整合幼兒勞動體驗教育內容、注重培養幼兒動手實踐能力、勞動情感和價值觀以及密切聯系生活、凸顯勞動體驗性和感受性的新型課程體系,例如本土特色產業敘事主題課程;2)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統領下,明確幼兒勞動的基本類型與具體形態,大力促進幼兒園、家庭和社會等多方合作,積極為幼兒創造經常、廣泛參與勞動的具體情境,支持和引導幼兒在親近自然、貼近生活和勞動體驗中,持續鞏固崇尚勞動的價值觀念并積極引導弘揚勞模精神和工匠精神風范等。3)依托編程教育和機器人教育等方式,積極拓展人工智能新時代幼兒數字勞動內容[27],加強對幼兒的賦權增能、分工組織、勞動保護、安全管理和科學評價,引導幼兒在勞動體驗基礎上廣泛討論辛勤勞動與財富創造、思想品德、人生幸福、社會發展和獨立尊嚴的關系。

五、新時代幼兒園文化系統的構建策略

(一)優先建設幼兒園總體文化系統

1. 幼兒園物質文化建設

這是指幼兒園物質載體或者物理空間系統建設。關鍵要素包括專業場所、專業建筑、專業設施、專業設備和專業用品等?;窘ㄔO要求是依法建設與自主建設相結合,對室內外活動場地、公共活動區域(大廳、走廊、樓道、專用活動室等)、班級活動區域、辦公活動區域等專門空間,能夠因地制宜地進行親自然、重體育、樂游戲、愛環保、富藝術、炫科技、濃鄉情等特色創意文化規劃設計、形象標識以及相應的設施設備用品優化配置。部分專業能力較強幼兒園可以自主設計和配置具有特定教育功能用途專業設施設備用品[28]。在新時期,為了克服“現代主義”以及“西式崇尚”等負面影響,迫切需要各幼兒園在國際視野拓展比較與典型案例分析借鑒的基礎上,建立有學前教育行業專家與幼兒園代表參與的幼兒園發展規劃與建設分類管理(含城區、郊區、鄉村以及民族區域等)與立項聽證制度,聚焦新型幼兒學習與教育空間建設,積極推進天人合一、生態和諧、綠色環保、民族特色、多元文化、民俗風情等先進理念的本地化、園本化整體配套落實。

2. 幼兒園制度文化建設

這是指以有效公共治理為核心目標的幼兒園契約系統建設。為了積極適應外部經濟社會大環境,幼兒園在遵守國家法律法規、民族公序良俗、社會行業規范等高位規則同時,還必須適時制訂并堅定執行相關園本行動規則。從目標功能看,其建設內容應包括:1)管理制度文化建設,主要涉及公正、質量、領導、民主、決策、監控和評價等價值主題;2)保育制度文化建設,主要涉及權利、安全、健康、天性、個性等價值主題;3)教育制度文化建設,主要涉及平等、互動、理解、對話、多元、創新等價值主題;4)外部調適制度文化建設,主要涉及開放、溝通、協調、包容、融合等價值主題。從運行過程看,應包括:1)全員崇尚科學、民主化創設或修訂各類制度以實現“有章可依”;2)全員堅定信奉和自覺遵守各類制度以實現“有章必依”;3)管理部門秉持公平正義之心嚴格督導以實現“循章必嚴”;4)全員敬畏循章和管理部門盡職問責以實現“違章必究”。

3. 幼兒園行為文化建設

這是指幼兒園主體行為規范系統建設。對于幼兒來說,行為不僅是其與環境交互的基本介質并直接影響其個體經驗習得,還根本影響其后續社會化行動、活動和事件的參與能力,因此是幼兒園保教干預的基本對象。幼兒園行為文化建設基本內容應包括:1)本園傳統習慣。它根植所在特定區域經濟社會和文化生態系統且經歷了建園以來的長期積淀,具有頑強的生命力與重要的教育價值。2)師幼禮儀規范。它探索遵循幼兒教育規律和國家法規政策并經過園本化長期教育培訓形成。在新時期,更加重視幼兒園互動儀式鏈建設[29],著力加強教師專業倫理規范建設[30]是幼兒園行為文化建設的重要趨勢。

4. 幼兒園精神文化建設

這是指幼兒園意識觀念形態建設,是幼兒園物質文化、制度文化和行為文化的靈魂與核心。從基本要素構成看,幼兒園精神文化建設內容應包括辦園思想(含辦園宗旨、培養目標、園風、園訓、教風、學風、辦園特色等)以及保育和教育理念。從層次構成看,應包括專業意識習慣(如安全、健康、關愛、共情、溝通、規范等)、專業思維能力(觀察、分析、支架、整合、探索、標準、質量等)和專業信念水平(慈幼、養正、適宜、創新、卓越、境界等)。從領域要素構成看,應包括包括專業理想信念、保教科學觀念、倫理道德觀念和專門審美觀念。在新時期,幼兒園精神文化建設基本策略為:1)繼承中華優秀文化,為本園專業保教活動提供有意義的國家立場、有意圖的教育立場、有意思的兒童立場和有意蘊的可持續發展立場[31];2)講好幼兒園故事,從辦園歷史特別是關鍵事件中提煉本園優良精神文化傳統;3)繪好幼兒園藍圖,堅持用辦園未來愿景來確立崇高的精神文化導向[32]。

(二)探索建設幼兒園群體亞文化系統

1. 幼兒園園長文化建設

這是指幼兒園園長群體的專業保教工作領導與管理文化建設。從要素構成看,幼兒園園長文化建設內容應包括特定精神境界(合格、優秀、卓越、杰出、偉大,等)、價值取向(守成、改革、創新、創業、創造、知行合一,等)、辦園理念、保教觀念、倫理道德(責任、美德、規范、情境等倫理)、事業審美(高瞻遠矚、雄才大略、慈幼濟世,等)及領導與管理風格(關系行為模式和工作行為模式,或支持、指導、參與、成就導向等基本領導風格類型)。從層次構成看,應包括特定的領導與管理意識習慣、領導與管理思維能力和領導與管理信念水平。從成長經歷看,應包括教育世家傳承、本人園本晉升和本人轉崗晉升等不同類型視野下的自我修行。其中,教育世家傳承類型(一般是指一家三代以上從事教師工作且在教育工作上有較大貢獻),尤其是園長世家傳承類型值得今后深入研究。

2. 幼兒園教師文化建設

這是指幼兒園教師群體的專業保教工作文化建設。從要素構成看,幼兒園教師文化建設內容應包括特定專業精神境界、價值取向、保教理念、倫理道德(職業道德與專業倫理)、事業審美和育人風格。從層次構成看,應包括特定育人意識習慣(如學科導向預成、具體情景生成和信息技術導向教學策略)、育人思維能力(引領、示范、伙伴、共生、互動、支持和促進等)和育人信念水平。從行動要素構成看,應包括特定學習研究、觀察記錄、組織指導、科學評價、交往合作、教育敘事、課程敘事等密切關聯的不同具體文化類型即“主體-關系-行動”育人特征類型視野下的自我修行。

3. 幼兒園兒童文化建設

這是指幼兒園兒童群體的文化創生系統建設。兒童文化不僅包括來自成人世界為兒童創造的外生文化內容,還包括兒童個體自身和同伴交往創造的內生文化內容。從文化發展連續性看,兒童文化與成人文化之間客觀存在著相互依存和互鑒轉化關系,即兒童文化在繼承并創新成人文化過程中最終演變轉化為成人文化的重要歷史組成部分。此外,人類學曾提出前喻文化、并喻文化和后喻文化等概念分別揭示晚輩主要向長輩學習、晚輩和長輩的學習發生在同輩人之間、長輩反過來向晩輩學習等人類文化習得現象。因此,兒童文化是兒童發展的基本條件之一,而兒童發展也是兒童文化習得的過程[33]。從文化生產規???,幼兒園兒童文化建設內容應包括兒童個體文化、兒童同伴文化和兒童社群文化等基本類型。從文化生產主體差異特征看,應包括正常兒童文化、超常兒童文化、特殊兒童文化、流動兒童文化、兒童性別文化和兒童融合文化等基本類型。從文化生產內容時效特征看,應包括兒童歷史文化、現世兒童文化和未來兒童文化等基本類型。針對長期以來成人世界的兒童觀陷入"鐘擺"困境,即在成人與成材、天性與成熟、控制與解放的關系上陷入矛盾,導致了兒童文化的娛樂化、成人化、虛擬化,遮蔽了兒童生活的嚴肅性、兒童自然天性以及兒童的真實生活,新時代幼兒園兒童文化建設應充分認識到兒童的天性具有不斷"生長"的探究性、動態生成的變化性以及主客觀因素復合作用的建構性,高度重視兒童成長情境性與"召喚性"[34],大力支持兒童親近文化資源、接受文化傳播、參與文化體驗、選擇文化繼承、支持文化敏感、強化文化適應和推進文化創新,為兒童“學以成人”提供更多可能性。

4. 幼兒園家長文化建設

這是指幼兒父母或監護人群體的家庭養育文化建設。家長是幼兒教育的第一責任主體,不僅應該承擔在家庭和社區環境中的家庭養育職責,還應承擔配合園所實施科學保教職責。從要素構成看,幼兒園家長文化建設內容應包括特定父母或監護人群體為人父母和作為家庭教師的精神境界、價值取向(包括家風、家訓傳承)、育兒理念、保教觀念、倫理道德和教養風格(包括權威型、專制型、放縱型、忽視型等基本類型),等。從層次構成看,應包括家庭養育意識習慣、家庭養育思維能力和家庭養育信念水平(含慈幼成人、家國情懷、孝親善友和文化傳承,等)。鑒于特定父母或監護人首先需要通過持續社會化學習或接受一定時間專門教育培訓以具備勝任家長角色,其次才能履行家長職責對特定幼兒開展系統養育影響,新時代高水平家長文化建設需要政府、單位、社區[35]、園所和本人的齊抓共管,重在以身作則,貴在知行合一。

(三)創新建設幼兒園特色文化系統

1. 幼兒園環境文化建設

這是指影響幼兒園各類主體生存和發展的特定范圍的自然因素總和建設。從要素構成看,幼兒園環境文化建設內容應包括特定自然環境文化、社會環境文化和心理環境文化。從功能空間圈層分布看,應包括特定區域自然生態文化、城市或鄉村文化、城市或鄉村社區文化、幼兒園戶外文化、廊道文化、場所文化(含教室文化、辦公室文化、保衛或后勤場所文化)、幼兒園生活文化,等。從公私分域看,應包括公共環境文化(含兒童前臺化環境、教師后臺化環境、管理中臺化環境)和隱私環境文化,其中,后者尚未被普遍高度重視和特別精心設計實施,有待今后穩妥處理其與公共環境文化的內在沖突。較之西方發達國家,目前我國幼兒園間接環境文化建設明顯存在不足,尤其是直接環境與間接環境融合貫通不足,尚需積極借鑒和推廣國內外的典型工作經驗[36],加快整體性建設步伐。

2. 幼兒園組織文化建設

這是指影響幼兒園系統運行和主體行為表現的特定范疇的結構要素總和建設。簡而言之,幼兒園組織文化建設內容應包括:1)正式組織文化,如緊密聯系辦園性質與體制隸屬的傾向守正穩健的行政控制模式文化或外驅組織文化、傾向改革創新的經濟控制模式文化或內生組織文化、傾向因循平衡交流控制模式文化或自組織文化,等;2)非正式組織文化,如教育共同體文化、教師伙伴文化、兒童社團文化、園所家庭社區合作教育文化,等。在新時期,重視引入物質工具、人文價值、社會進步等衡量尺度與適宜的測評量表工具[37],將是顯著提升我國幼兒園組織文化建設水平的必由之路。

3. 幼兒園課程文化建設

這是指影響幼兒園課程體系結構與運行狀態的特定范疇的規范要素總和建設。從價值取向看,幼兒園課程文化建設內容應包括技術取向課程文化、過程取向課程文化、批判取向課程文化和關鍵事件取向課程文化[38]。從發展階段看,應包括生活課程文化、情境課程文化和生態課程文化;從要素構成看,應包括環境課程文化、生活課程文化、游戲課程文化和教育課程文化。從實施層次看,應包括國家課程文化、地方課程文化、園本課程文化[39]、社團課程文化和班本課程文化(含級班課程文化)。在新時期,各幼兒園應積極面對并正確處理一系列課程文化矛盾關系—國際視野與本土實際、頂層設計與中微實施、國家(地方)標準與園本特色、顯性呈現與隱性影響、學科規制與個性發展、分科領域與整合滲透、預設方案與開放生成等,大力推進民族化、本土化、強調支持幼兒自由探究與整合創造的課程文化建設。

4. 幼兒園質量文化建設

這是指影響幼兒園質量形成與提高的特定范疇的功能要素總和建設。從價值取向看,幼兒園質量文化建設內容應包括國家治理質量文化、機構專業質量文化、社會服務質量文化和兒童發展質量文化,等。從要素構成看,應包括質量保障文化、質量標準文化、質量控制文化、質量監測文化、質量評價文化和質量改進文化,等;從發展階段看,應包括保教產品文化、保教品質文化和保教品位文化,等。從建設過程看,應包括環境影響分析、目標定位確定、標準規范宣示、條件配套保障、結構優化支撐、習慣過程展開和結果對標檢視,等。幼兒園質量文化建設通常有一個從質量檢驗到統計質量控制再到全面質量管理建設水平提升歷程。其中,幼兒園全面質量管理體系建設強調全員、全面和全過程質量管理,是高水平幼兒園質量文化建設的基本載體。強調過程質量持續改進的ISO9001質量管理體系認證,或強調現場服務質量、以整理、整頓、清掃、清潔、素養、安全為基本內容的6S質量管理模式,均值得參考借鑒。

綜上,由于一切文化現象都涉及人類社會認識與改造世界的價值選擇,特別是所有教育文化現象具有鮮明的意識形態屬性,因此,各幼兒園必須高度重視并切實加強園本文化系統建設。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高質量發展成為幼兒園事業建設的基本主題,客觀要求各幼兒園積極順應當代世界經濟社會形勢變化,特別是智能科技革命挑戰,更加自覺地深入研究如何建設高水平、有特色專業保教文化系統問題,應聚焦塑造有較強文化領導力與影響力的園本保育和教育品牌,努力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交上“蒙以養正,儲為國器”的優秀答卷。

參考文獻

[1] 中國近代以來的六次文化轉型:從文化自滿、文化自卑、文化自省、文化自立、文化自覺到文化自信——國際人類學與民族學聯合會副主席張繼焦教授訪談[J].廣西師范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40(3):16-70.

[2] 唐淑.學前教育思想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8.

[3] 嚴仲連.在傳統與現代之間:后殖民視野下的學前教育政策研究[M].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

[4] 威廉·A.科薩羅.童年社會學(第四版)[M].張藍予,譯.哈爾濱: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16.

[5] 約瑟夫·托賓,薛燁,唐澤真弓.重訪三種文化中的幼兒園[M].朱家雄,薛燁,譯.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

[6] 張永恒,郝壽義.從區位論的演化看區域的本質[J].區域經濟評論,2016(4):110-114.

[7] 劉旭東,王穩東.兒童美好生活與教育空間的重構[J].西北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2):95-102.

[8] 羅伯·希爾茲.空間問題:文化拓撲學與社會空間化[M].謝文娟,張順生,譯.南京: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2017.

[9] 喬治·萊考夫,馬克·約翰遜.我們賴以生存的隱喻[M].何文忠,譯.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15.

[10] 宋茂蕾,趙家春.從圖示繪畫到自主繪畫:幼兒情境學習的模式變革[J].南京曉莊學院學報,2016(4):46-50.

[11] 唐榮,錢兵.隱喻圖畫視域下幼兒園教師自我心像的調查與思考[J].現代基礎教育研究,2019(4):119-125.

[12] 房靜靜.人類學視域下的時間與儀式[J].內蒙古民族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4):44-49.

[13] 陶紀秋.跨界融合思潮下“幼兒在前教師在后”園本課程的實踐——以幼兒園大型節慶活動為例[J].華夏教師,2019(6):11-12.

[15] 張小蓮.皮亞杰兒童道德發展理論對兒童規則教育的啟示[J].寧德師專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4):104-106.

[16] 王穎.關注差異正確處理幼兒園中自由與紀律的關系[J].長春教育學院學報,2014(12):78.

[17] 劉玉紅.幼兒園紀律教育研究[D].南京:南京師范大學,2012.

[18] 馬金鳳.蒙臺梭利紀律教育思想對幼兒園常規教育的啟示[J].教育觀察,2018(12):47-49.

[19] 于麗萍.中國傳統禮儀文化的當代價值及其實現機制研究[D].濟南:山東大學,2016.

[20] 熊梅,劉志豪,多田孝志.日本國際理解教育的框架體系與未來課題[J].外國教育研究,2019(10):115-128.

[21] 黎良華.論自然美德的界定、特征與意義[J].道德與文明,2017(4):50-56.

[22] 楊亞凡.道德情境教育中的“旁觀者”困境及突破[J].思想政治課教學,2016(1):8-11.

[23] 周維功.道德情境不確定性促生道德恐懼現象的現實根源及對策[J].寧德師范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4):83-87.

[24] 李西順.敘事德育模式建構:一個重要的時代命題[J].教育發展研究,2017(4):81-84.

[25] 位濤.基于身體美學的兒童教育:歷史、意涵及其可能[J].中國教育學刊,2020(3):57-62.

[26] 何云峰.論勞動幸福權[J].社會科學家,2018(12):8-14.

[27] 姚建華.數字勞動:理論前沿與在地經驗[M].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21.

[28] 趙蘭會.學前兒童游戲活動設計與指導——傳統游戲再現與創新[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8.

[29] 秦旭芳,張潔.情境、情感、符號:幼兒入園焦慮之“源”與“法”——基于互動儀式鏈理論[J].陜西學前師范學院學報,2021(12):1-6.

[30] 步社民.幼兒園教師專業倫理[M].北京:新時代出版社,2016.

[31] 霍力巖,孫薔薔,龍正渝.中國高質量學前教育指標體系建構研究[J].華東師范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2022,40(1):1-18.

[32] 高丙成.歷史名園的辦園理念從何而來[N].中國教育報,2018-11-11(2).

[33] 孔國歡.拯救兒童文化危機[J].教育科學論壇,2019(11):73-76.

[34] 陳祖鵬.兒童教育的“鐘擺”困境及本源追問——基于文化視角的反思[J].中國教育學刊,2019(3):40-45.

[35] 川中社區大學:從實驗到經驗[N].人民政協報,2018-07-15(9).

[36] 李麗云.領家長進入專業教育場[N].中國教育報,2019-11-03(3)

[37] 張勉,張德.組織文化測量研究述評[J].外國經濟與管理,2004(8):2-7.

[38] 嚴仲連.事件:幼兒園課程的資源與本質—對一種新課程觀的闡釋與理解[J].學前教育研究,2004(Z1):49-51.

[39] 李旭,段麗紅.“位育”視角下鄉村幼兒園本土課程的內涵詮釋、價值訴求及內容構建[J].民族教育研究,2019(5):106-112.


研究院微信公眾號:jwjyyjy  微信咨詢:1473078166   項目在線咨詢

郵箱:jwtedu@163.com 咨詢直線:13910032880

敬文研究院網站:www.3ddam.com   中教設計聯盟網站:www.educhina.org. cn


二維碼.gif


北京敬文教育研究院微信公眾號

網站01.jpg